“前国脚卖樱桃”自食其力有何不可

2018-06-06

  杨朝清

  最近几天,一张前国脚安琦在路边卖樱桃的照片在网上刷屏。安琦本人大方承认,“是我……也没有很惨。如果辛苦可以让家人过得更好,我可以做得更多。”提起当年的安琦,绝对是迷倒众生的“鲜肉级”国脚,被国内媒体誉为“超白金一代”。

  在一个盛行符号互动的时代里,“前国脚卖樱桃”迅速吸引了看客的注意力。不论是财富、声望,抑或影响力,“国脚”与卖樱桃的商贩显然在社会分层上存在着鲜明的反差。在利益主体多元化、价值观念多样化的今天,对比强烈的“前国脚卖樱桃”难免会引发观众的“七嘴八舌”。

  对于不少退役运动员而言,学会回归平凡也是一种必不可少的社会化。职业生涯的结束,意味着他们要改变原有的生活方式,重新嵌入新的社会网络。只有进行清醒的自我调适,这些退役运动员才能真正实现与自己的和解、与群体的交流,进而更好地融入社会。

  “前国脚卖樱桃”表面看上去有损“脸面”,会让不明就里的人贴上“混得不好”“没有本事”等污名化标签,会被一些人贬低为“无能者”与“失败者”。实际上,在平凡的世界里,自力更生、自食其力的每一个劳动者都值得尊重。

  在价值实现渠道多元化的当下,“前国脚卖樱桃”有何不可?一个旨在让“劳动更有价值,劳动者更有尊严”的社会,每一个努力工作、认真生活的劳动者,都需要基本的敬意;那种只看见少数成功个案、却不懂得尊重平凡个体、不愿意成为普通人的价值理念,如果得不到纠偏,不可避免会导致全社会的浮躁与喧嚣、功利与焦虑。当普通劳动者也拥有足够的体面与尊严,我们的城市才会更有格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