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彩色竹马】无竹马不新春,浏阳西乡竹马灯扮靓多彩新年

2018-02-09

竹马灯表演吸引周边乡亲们观看,现场喜庆热闹。摄影 彭红霞

  2月8日,浏阳市普迹镇金峰村。阡陌相交,鸡犬相闻,年关临近,阳光正好。张水生穿过庭院快速打开文艺队活动中心的门,尽管他每天都会来这里看看,但当天是村上竹马队集合练习的日子!神情激荡处,他忍不住拿着竹马套在胸前,哼哼走起来,从五六岁跟着父亲耍竹马到如今六十六岁,他痴迷了这传统艺术一辈子。

  身着盛装的竹马队为新年增添更多味道,无数浏阳西乡人对这年味的痴迷,也是一代传着一代。

  “彩色”印记

  满是浓浓年味

  张水生是金峰村老协会长,活动中心是他贡献给文艺队的私人场所。下午,“老铁们”陆续到来,其中,有十三岁的钟佳林,也有八十岁的周国清。周国清笑说,年轻时他也演过竹马,演过渔夫,和如今青春靓丽的小佳林一样,有着彩色的童年,如今他愿意继续打造这彩色的晚年。

  “快要过年了,大家闹起来啊!”队员们哈哈笑着。话不多说,锣鼓响起来,穿戴装扮起来,再拿着或蚌壳或竹马,大家驾轻就熟扮演起各自的角色。

  队伍有两个小丑、两个小旦、两个竹马、两个茶灯、一个蚌壳,还有乐队六七人。按表演规矩,进门时由茶灯、竹马先走,献上一曲《拜年歌》,然后是蚌壳表演,小丑、渔夫凑乐,最后集体亮相《谢彩歌》。整个表演时长大约半小时。

  “咚呛咚呛”,喜庆的声音吸引着乡邻们的到访。只见钟佳林穿着红色纱裙,头戴红色花朵,坐着小矮凳躲在粉红色中的蚌壳中娇羞梳妆;穿着蓝色服装的渔夫对她一见倾心,穿着黄色衣裳的小丑则各种挑逗,滑稽诙谐。一年又一年,队员们之间的默契依旧是丝丝入扣,竹马的活跃、小丑的跟斗、蚌精的妩媚,当然,还有乐队的陪衬,酣畅淋漓!一曲作罢,大家纷纷叫好!

  “金峰村的竹马灯表演,应该是浏阳西乡最原汁原味的了!”张水生说。队员们的奏乐,以及《拜年歌》《竹马歌》《谢彩歌》等歌曲,都能在浏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丛书《民间歌曲》中找到,一开口“正月里好唱竹马歌,姐问一个个竹马,竹马有几多?……”回响在童年深处,满是浓浓的年味。

  魅力竹马

  从一枝独秀到全民总动员

  据悉竹马灯发源于汉朝,流传于南方,浏阳在西乡最为盛行,甚至有“无竹马,不新春”的群众基础。如今,金峰村创建了多支铁杆队伍,除了民间队,还有老年队和女子队,真正是全民总动员。

  “竹马灯就像一种能量,把大家都团结在一起。”金峰村党支部书记张建如说,自2012年起,村上正式成立以老协为单位组建的竹马队,每到春节竹马队便走家串户,以大众喜闻乐见的群众文化影响群众生活,如今六年过去,金峰村不仅是“浏阳市文明示范村”,更已通过“长沙市文明示范村”验收。

  也就竹马,能够唤醒一代又一代人。

  人们不留恋牌桌了,更多人加入进来壮大这支队伍,先是年轻人,后来是老年人、孩子们,大家都会表演上一段,不图上台,就好图个热闹。正月里更有人跟着队伍,帮着背竹马扛大旗,穿梭于街道、居民家、企业中,递上一张拜帖,无论风霜雨雪,而接到帖子的人,即便是深夜,依旧会敞开大门,等候迎接。

  “竹马灯就像盐,过年少了它就没了味!”张水生说,村上几支竹马队,最远甚至去过五十公里开外的地方,不仅为金峰村本地的群众带去新年的欢乐,也为附近的集会、庙会、婚庆、重要庆典等场合带去喜庆,当地村民将其视为“吉祥如意”“欢乐喜庆”。

  竹马送福

  是年味也是文化传承

  两年前,钟佳林被张水生相中,随后邀请市花鼓戏剧团的老师们前来指导她,很快她就加入了村上竹马队,成为其中最小的成员。对小佳林来说,加入竹马队是她的爱好,而对很多老一辈来说,这是一种接力和传承。

  钟佳林的父亲钟小三很激动,父辈们从小喜爱的年味传到孩子身上,依旧是感染力十足。回忆起小时候,他也是跟着老一辈的竹马队跑,他累了时,是父亲和老一辈背着他回来;而如今他又跟着女儿的竹马队跑,有时候孩子累得睡着,他背着她,“在孩子童年的年味中,有父爱的味道,感觉很棒。”

  老一辈确实开始慢慢年长,但是文化还年轻,希望在孩子们身上!只是这么年轻的孩子们,能挑起传承的重担吗?张水生说,去年某天竹马队跑了二十多户人家,到晚上最后一家时已是凌晨一两点钟,小佳林耍花灯太累已经窝在蚌壳中睡着了,一位一直跟着她学习的小姑娘就着她的模样表演了一场,同样得到满堂喝彩!这就是艺术的生命力和魅力!

  “我最大的梦想,是希望金峰村的竹马灯文化能发扬光大,打造成传统文化示范点。”张水生说,这是他作为老一辈的愿望,也是很多乡邻们的想法。这么多年,西乡竹马年年送福,金峰村的文化底蕴越来越深厚,队伍中从不缺人手,年年春节都是红红火火,人们对竹马文化的追捧和欢迎,代表着每一代人都在追逐着多彩的生活,期盼着更加幸福的日子!

  相关链接

  文化不老匠人初心

  浏阳著名文人张星波在其作品《过年耍灯》中回忆,旧时年节,浏阳人特别爱耍竹马灯。灯为篾竹扎糊,分马头马尾两截,系于表演者身前身后,大蚌壳也是用竹篾扎的,外面用绸布装饰,并画成蚌壳模样,俨然一只大河蚌。

  竹马灯所有道具除部分服装外,几乎全是手工制作。所以,该灯又是集故事情节、民间美术、民间舞蹈、民间手工技艺、民俗信仰为一体的民间文化表演形式。让人佩服的是,金峰村竹马队的竹马和蚌壳,依旧是村上匠人们巧手打造。

  张水生介绍,竹马就是篾竹扎制,以前是用纸糊,如今是用丝绸或布。时代在进步,纸扎工艺也有了改进,一些细节处也有了更多选择。比如“竹马”的眼睛、耳朵可以用泡沫进行雕刻,更显质感,或者用色彩喷绘而制。整体形象栩栩如生、玲珑活现。(稿源:浏阳日报 记者张玲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