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七彩谜语】“悟”入“谜”途不知返

2018-02-08

长沙市非遗项目(长沙谜语)的两代传承人、浏阳两大谜师敖耀寰(左)与喻继贤师生一个制作一个猜,现场来了场快乐较量。记者 张迪

  “几句一提,想东想西,要是想起,快乐有趣。”以上这个谜语,打一文化活动。“猜谜语”,这是浏阳人过年时最常见的一项娱乐活动,翻译成浏阳话就是“估谜仔”(音译)。

  说起“估谜仔”,浏阳不仅有众多的爱好者,新春佳节之时更是少不了来一场竞猜,为过年增添许多的开心快乐。2月7日,长沙市工人文化宫,浏阳两大谜师、长沙市非遗项目(长沙谜语)的两代传承人敖耀寰与喻继贤师生一个制作一个猜,现场来了场快乐较量。

  浏阳人“估谜仔”,图的就是一个快乐

敖耀寰现场向大家展示他与弟子创作的谜语。 记者 张迪

  在这“辞旧迎新敲钟时(打一成语)”,我们先来一段“浏阳河的前奏曲(打一词牌名)”,向“一览旭辉高天云(打一报刊名)”的读者拜个年。大家注意“丁酉除夕团圆宴(打一饮品)”,会不会“爆竹如何成鞭炮(打二字词语)”,那就千万不要“回首看鸡年(打一字)”……

  不是黑话,也不是网络用语。这段表面上看起来云里雾里、晕头转向需要想半天的话,在敖耀寰与喻继贤师生看来,却是信手拈来。

  在敖耀寰看来,普通话版的谜语固然是不错,但浏阳谜语更具自己的特色,有许多谜语,用浏阳话念起来才能押韵和更有趣味。

  “一个细伢子细又细,一个筋斗一个屁。”“红皮白肉黑栾心,头上插根绣花针,为了别人的事,打烂自己一身。”除了方言的押韵,浏阳的谜语还结合了自己的民俗风情,颇具地方特色。不用猜,敖耀寰老师便笑嘻嘻地说道,这两条的谜底,凡是浏阳人多会想到“花炮”二字。

  “诸如此类的谜语还有很多,一个猜一个出,无论猜对与否都有一份乐趣在其中。”痴玩灯谜三十年,敖耀寰表示玩谜既可“与人同乐”,也可“自得其乐”。一直以来,浏阳在群众展猜等普及性活动上都做得非常不错,尤其是每年元宵的灯谜会,广场的擂台猜谜,以及近几届花炮节谜事活动,灯辉谜灿,人头攒动,蔚为壮观。同时,浏阳也曾举办过不少让省内外谜坛人刮目相看的赛事。

  “‘估谜仔’,图的就是一个快乐。”出版过数本灯谜专著,同时身兼中华灯谜学会常委、湖南省灯谜学会主任的敖耀寰感慨:“谜语就像个彩色的万花筒一般,里面装着数不清的开心快乐。”

  一起“痴谜”,向年轻一代传承传统文化

  从灯谜爱好者到“谜人”再到“谜痴”,敖耀寰感触深刻。

  “国运昌,谜事兴。”1983年和1984年,浏阳文化馆连续两年举办新年猜谜竞赛,将谜题印发到各乡镇,受到全县灯谜爱好者的欢迎。也是在那个时候,敖耀寰开始迷上灯谜,并由猜灯谜到学会制灯谜。在当时的《浏阳河》第一期,敖耀寰首次发表了十二则猜浏阳地名的“乡土灯谜”。其中有“斗笠丘”猜“山田”,“老码头”猜“古港”,“酸碱反应”猜“中和”,“踏遍青山”猜“普迹”,“怒目而立”猜“金刚”等。

  “尽管第一次制作的谜语有点幼稚,但同时也说明了普及型的灯谜浅显、易猜的特点。”敖耀寰感受到了制作灯谜的快乐。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在一中执教的他将灯谜引入了第二课堂,颇受欢迎。周末谜会更是吸引了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