浏阳26名老党员集体承诺:文明治丧,安葬从简

2018-04-02

67岁的老党员李光义在文明承诺书上郑重签名。摄影 罗娜

  “生死就像事物的新陈代谢,再自然不过了,实在没必要大操大办。我一直都觉得应该改变旧习俗,文明治丧,传统丧事实在太麻烦了。”——老党员左庆珊

  “期盼全社会的人认识到厚养薄葬的重要性,积极加入到厚养薄葬的行列,推动移风易俗的文明新风,为创建全国文明城市而努力。”——市民何女士

  “百年后不响鞭炮烟花,为周围留下一片安宁;不受礼,不摆酒席,为亲友节约一笔开支;不开追悼会;火葬,节约方寸地,留给子孙耕……”3月30日,浏阳市永和镇26名离退休党员、干部带头签下了“移风易俗、树文明新风”的承诺书,用实际行动争做移风易俗、树文明新风的倡导者、传播者和践行者。

  当下,在农村不少地区仍存在大办丧事的情况,丧期内锣鼓喧天,哀乐阵阵,鞭炮齐鸣、大摆排场。为了加快移风易俗的步伐,树立文明新风,3月30日上午,永和镇老干党支部发出《关于移风易俗文明治丧简易安葬的倡议书》,倡议去世后不响乐器、不燃放烟花爆竹;不摆酒席、不收受礼金;不搞封建迷信,简易安葬……倡议书发出后得到了永和镇老干部们的积极响应,纷纷承诺从自己做起,带头婚事新办,丧事简办,为刹住人情风率先垂范。

  日前,永和镇升平村党支部书记林耀平的家婆去世,林耀平说服兄弟姐妹节约简朴办丧,除了自家亲人,其他客人的礼金一律不收,并且请村干部在“礼房”监督。

  “希望通过我的带头,能够影响到村民们,让大家在办理红白喜事的时候也越来越文明简朴。”林耀平说,人们一贯讲究“生养死葬”,并将它视为“孝”的标准。在不少人看来,如果谁家白事办得不体面,就会被人说是“不孝”。不少老人在世的时候,子女们往往舍不得花钱让老人好好过日子,老人去世后却不惜花重金来操办葬礼,形成极大的反差。

  “要大力提倡厚养薄葬,不仅可以展示当今敬老爱老的道德品质,也是老人们最想得到的幸福晚年。”浏阳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对此,永和镇老党员黄义仁表示,“其实我们老人家更希望丧事简办,反倒是子女可能会反对,觉得父母辛苦一辈子,应该热热闹闹地走。其实我们并不在乎的,生前多尽点孝心比什么都好。而且作为一名党员、国家干部,我们更应该积极响应号召,发挥好带头示范作用。”

  “红白喜事大操大办之风和人情风这些陈规陋习,既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要求背道而驰又影响了乡村文化振兴。许多人自己并不想操办,但又迫于社会风气和人情来往不得不办。这就需要我们政府部门做好引导工作,首先呼吁党员干部带头先做到,再鼓励号召全民参与,将移风易俗这项工作长期坚持下去,破除陈规陋习,刹住红白喜事大操大办之风,在全镇乃至全市范围内树立起文明新风。”永和镇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人物特写

  20年前立下遗嘱:骨灰洒在山林间,节省方寸地

  “我作为一名受过党教育、培养、关怀数十年的公职人员,百年之后要再为子女们作一次表率,去世后直接送往火葬场,不接受礼金,只办一个告别仪式……”这是永和镇退休老干部李光义所立遗嘱里的部分内容。

  3月30日上午,67岁的李光义向社会公开了自己的遗嘱,安排自己的“身后事”。在遗嘱中,李光义叮嘱子女简易安葬,移风易俗树文明新风。

  “退休后,我也经常帮乡里邻居操办红白喜事,大家都热衷于大办酒席,准备得非常丰盛,但大部分最后都被浪费了。”李光义说,“办一场酒席,多的要花数十万,给家庭增加了很大负担。”

  “我也知道,农村里推动移风易俗十分困难。为了让我的遗嘱能真正实施,我还特别拜托镇党委和老干党支部进行监督,届时帮助实行。”李光义立场坚定。

  当天,与李光义一同公开遗嘱的,还有88岁的永和镇退休老干部左庆珊,“我20年前就写好了遗嘱,交代子女们在我过世后简单安葬。”左庆珊说。

  已经耄耋之年的左庆珊对生死早已淡然,“生死就像事物的新陈代谢,再自然不过了,实在没必要大操大办。我一直都觉得应该改变旧习俗,文明治丧,传统丧事实在太麻烦了。”

  在立下遗嘱前,左庆珊还认真地与子女们沟通一番,明确表明自己的想法,子女们也表示支持。“这其实也是为他们减轻压力和负担,不用太操劳,也不用欠人情。”左庆珊说。

  此外,左庆珊的遗嘱中还特别交代将骨灰洒于山林间,节省方寸地,留给子孙耕。

  文明声音

  越来越多人认同简易安葬

  事实上,社会也越来越重视和倡导厚养薄葬、丧事从简的文明新风。文明城市建设需要这样的文明新风,乡村振兴同样离不开这样的文明新风。市民们究竟认同与否呢?带着疑问,记者做了一个小调查。

  市民林女士告诉记者,她会难以接受简简单单将父母送走。林女士表示,虽然自己现在的经济状况并不十分富裕,但若那一天真的到来,自己还是想要把父母的丧事办得隆重一点。

  但是,更多的市民认同简易安葬。“在父母同意的前提下,我觉得厚养薄葬才是真正值得提倡的。对父母的孝心和爱体现在日常对他们的关心和照顾,而不是体现在最后告别仪式的隆重与否。”市民王先生说。

  市民何女士同样认为应该鼓励提倡文明治丧,她说,现在礼金往来越来越大,人情债越来越背不动了,甚至成为一种攀比,这种陋习应该尽早破除,“期盼全社会的人认识到厚养薄葬的重要性,积极加入到厚养薄葬的行列,推动移风易俗的文明新风,为创建全国文明城市而努力。(稿源:浏阳日报 记者罗娜)